今天是: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经验交流

信息公开

    森防概况 领导介绍 内设机构

相关入口

公众服务

领导信箱 公众互动 文档下载 办事指南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有害生物防治>>经验交流

谷城县森林病虫害防治工作对策探讨

来源:谷城县森防站  作者:陈松  发布时间:2014-01-27  浏览次数:


    森林病虫害防治是保护森林资源、改善生态环境的重要手段之一。谷城县森林病虫害防治工作在省林业厅指导下、在全社会各部门大力支持下,经过几代林业人共同努力,森防基础设施配置正在逐步完善,森防科技力量进一步加强,防治技能和效果相对领先。但是,由于受诸多因素的制约,全县森防工作仍然存在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森防形势还十分严峻。
    1  谷城森林病虫害防治历史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马尾松毛虫多次发生,但发生面积不大。1994年,沈湾磨盘山、石花苍峪、城关韩家卡和老军山等地发生松毛虫,发生面积都小于500亩。1997年,石花、城关韩家卡二次发生。2004年,城关韩家卡再次发生,有150亩松针被吃光,应用白僵菌防治后,松毛虫灾害逐步减少。
    杨树害虫在谷城主要是青杨天牛、桑天牛、云斑天牛、杨小舟蛾发生最为频繁。1986年,防治青杨天牛的研究取得阶段性成果,从防治试验区转向大区试验验证,实践证明其防治方法有一定实用性,区域内没有再发生青杨天牛成灾事件。杨小舟蛾幼虫危害年年都不同程度地发生,每年发生面积在10000亩左右,局部一年两次被吃光。运用苏云金杆菌、白僵菌、1605粉剂防治效果都很好,但化学药剂易残留,对人畜环境有危害。
近几年,全县森林虫害主要是马尾松毛虫和杨小舟蛾,但板栗栎实象危害呈上升趋势,特别是栎实象幼虫,一直没得到有效防治,极大影响了全县板栗产业。2011年在县内紫金镇、赵湾乡严重发生尺蠖虫害,经积极防治得到有效控制。森林病害方面,主要发生立枯病、腐烂病、溃疡病等,但没有大的森林病害疫情。
    2  谷城森林病虫害防治严峻形势
    2.1 由于环境污染和气候变暧,全县成灾病虫种类持续增多,防控形势严峻。目前全县孕育发生严重能够成灾的病虫已有十多种,其中有些是外县传入,有的是本县从未发生过的(如尺蠖),以往严重发生的松毛虫、杨小舟蛾、天牛类等至今尚未完全根治,有的在局部区域年年孕育发生。全县每年因森林病虫害造成木材减产3000立方米,直接经济损失达200万多元,由此带来的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损失更是远远超过了经济损失。
    2.2 森林病虫害孕育发生面积增长快,防治难度大。随着人工造林面积逐年增加,特别是单一树种的纯林增多,加剧了病虫发生危害。1980年全县森林病虫害孕育发生面积为2.8万亩,1990年上升到5.2万亩,2000年达到9.3万亩。面临这一紧张态势,2002年起加大了森防工作力度,全县孕育发生面积开始逐年降低,到2008年低落至3万亩。近几年由于连续轻旱、冬季气候偏暖等因素,病茵、害虫越冬殒命率低,孕育发生面积又有所上升。2012年全县森林病虫害孕育发生面积6.77万亩,其中松毛虫发生 0.38万亩;杨树食叶害虫发生1.94 万亩,杨树蛀干害虫发生 0.8 万亩;尺蠖发生面积发生 1.3万亩,萧氏松茎象发生0.5万亩,银杏大蚕蛾发生0.27万亩,在当前资金、人力、技能等有限的情况下,防治难度加大。
    2.3 伤害性病虫害潜伏期长,不易发现,工作任务量大。1988年在县内承恩寺香椽树上发现柑橘大实蝇以来,已有多种伤害性病虫害侵入我县,由于对这些伤害性害虫采取了有效措施并努力控制,没有造成大的危害,但潜伏的威胁却不容忽视。我县是国际性检疫害虫松材线虫病适生区,几年前在邻县保康发现虫松材线虫病,随时都有可能入侵我县,一旦侵入,将使县内大面积马尾松林和落叶松林短期内毁灭,这就要求我们要加大工作力度。
    2.4 病虫害暴发现象时有发生,难以根除。以往危害较大的松毛虫、天幕毛虫、尺蛾、杨小舟蛾、杨天牛等表现相当顽固,且大都具有暴发成灾的特点,有的年年在局部区域暴发。若监测跟不上,病虫害孕育发生初期通常不能及时发现,到发现时已是危害严重的局面,造成防治相当被动。
    3  制约全县森防工作的原因分析
    3.1 防治工具简陋,发生面积防控存在盲区。全县防治工具主要是烟雾机、高压喷雾器等简单工具,全部依靠人工防控。谷城为山区县,有些区域地形陡、坡度大,部分林分林木高度达几十米,林木密度过大,人无法深入林中防控,导致防治不彻底,引起当年二次发生。
    3.2森林病虫害监测预报基础单薄,有的乡镇设施条件、技术落后、人员素质较低,不能及时正确地掌握病虫疫情并公布预报和引导林农防治。
    3.3科技力量不够,防治手段差,队伍落后。新的科学技能研究和现有科研效果推广力度不够,在防治时因大面积喷洒化学农药导致病虫抗药性增强、污染严重、杀伤病虫天敌形成恶性循环,生物防治因技能和资金所限,无法大面积推广。
    3.4 林业部门内部相互协调配合力度不够,造林的只管造,育苗的只管育,引种的只管引,营造林过程中经常忽视病虫害防治。全县预防机制不健全,病虫害防治工作长期处于被动状态。
    3.5 病虫检疫不能完全落到实处,造林用苗产地检疫率在20%以下,加上检疫机构工作力度不强,调运检疫环节把关不严,导致控制流传不力。
    3.6 防治经费不足,工作人员少,防治效率低下。由于防治基础设施差,测报、防治、检疫仪器配置和交通通讯工具不能完全满足防治需要,出现大面积疫情后,因资金、人员、交通等因素制约,先进适用的防治技能不能得到有效推广应用,导致不能及时准确开展防治,全县病虫害防治率低。
    4  加强森防工作的对策和措施
    森林病虫害直接影响森林资源安全和生态环境安全,加强森林病虫害防治,应重点做好以下工作:
    4.1强化领导,加大宣传,提高认识。
森林病虫害不仅具有水灾、火灾同样大的危害性,还具有生物灾害的特点。森林病虫害的发生,直接影响林木生长,轻则减缓森林资源增长,重则成片损毁森林。做好森防工作,领导是关键。要切实加强森防工作的领导,政府主要领导亲自负责,把森林病虫害防治列入重要议事日程,纳入本地社会经济发展计划和减灾规划,作为各级领导任期目标责任制考核主要内容。要加大森防宣传力度,通过广播、电视、报纸、印制宣传册等方式,进行全覆盖宣传;乡镇村也要通过刷写横幅、标语、召开培训会等形式进行广泛宣传,做到家喻户晓。
    4.2 加强森林病虫害预测预报。
    预测预报是森林病虫害防治的基础性工作。要把病虫害监测纳入日常工作范畴,坚持对辖区森林资源进行全面的病虫害监测,固定专人、明确责任区、定时视察,全面、实时、正确地掌握森林病虫害动态,做到即时发现、及时防治,杜绝平常不视察、等到发现已是严重危害的情况发生。从长远来看,要以县中心测报点为龙头,以乡镇林业站测报为主干,以村级测报点为基础,尽快建立一个健全的、覆盖全县的预测预报体系,确保能实时掌握全县森林病虫害孕育发生情况、蔓延动态,为上级林业部门在宏观决策时提供科学依据。同时要重视森林病虫害防治日常观察和监测体系建设,做到仪器配置一体化、技能先进、管理科学规范,不断积累基础资料,建立数据库,利用监测信息处理系统开展监测预报工作,以适应新形势下森防工作的需要。
    4.3 加大森防科技含量,改进防治方法。
    森防工作离不开科技力量的支持。针对全县森林病虫害防治与生物多样性保护不相适应这一现状,防治方法急需改进。一是在保护好现有林地基础上,造林要坚持适地适树,采用良种壮苗,营造混交林,把森林病虫害防治工作贯穿于林业生产各个环节,加强早期预防技能的研究和应用,增强林分对病虫害的抗性,形成林业生产与病虫害防治相辅相成的格局。二是要严格遵守国家有关绿色环保使用农药的规定,杜绝剧毒高残留农药,如甲胺磷、氧化乐果、福美砷、林丹、杀虫脒、除草醚等,提倡使用微生物农药、仿生农药(灭幼脲)、动物源农药(昆虫信息素等)、植物性农药(苦楝素、茴蒿素、烟碱等)、矿物性农药(波尔多液、石硫合剂、矿物油乳剂等),以减轻对土地和水源的污染。三是要大力推广生物防治,如使用管氏肿腿蜂防治双条杉天牛和青杨天牛,使用赤眼蜂防治松毛虫,使用核型多角体病毒控制落叶松尺蛾,人工招引啄木鸟控制天牛以及使用BT和仿生农药灭幼脲等防治白蛾、松毛虫等,应大力推广普及。四是要通过培训、自学、讨论、交流等方式加强学习,学习应用新成果、新方法,积极推广使用6HZ—2020A手压树干注射器、6HY—25系列喷烟机等新药械及引诱剂、诱虫灯等防治技能。
    4.4 增强森防检疫工作,严防伤害性病虫传入。
    森林植物检疫是贯彻“预防为主、综合治理”的有效措施,根据检疫工作特点,结合实际情况,当前需要重点做好三项工作:一是加强《植物检疫条例》等法规和森林植物检疫工作重要性的宣传,促进全社会对植物检疫工作的理解和支持。二是在毗连地域间公路路口增设检疫检查站,加强过往运输森林植物及其产品车辆的检疫检查,严防带疫过界。三是加强传染源管理,重点产地检疫,特别是在高速公路上难以设站检查和其它公路又缺乏检疫检查站的情况下,产地检疫必须加强。同时对城镇森林植物及其产品在集贸市场、仓储等加工、贩卖环节和苗木、花卉、果品等生产环节的管理,严防伤害性病虫害流传。
    4.5 拓宽投资渠道,加大资金投入。
    森林病虫害防治工作技术性强、涉及面广、工作量大,需要大量资金支撑。要做好森防工作,就必需多渠道筹措资金,才能确保防治工作顺利开展。一是积极向上争取财政补贴和部门扶持,争取社会各界资助,落实县级配套投入,采取多种形式筹措防治资金。二是将乡镇、村森林病虫害防治纳入本地防灾减灾规划,确保普查、测报、防治和基本配置的补充投入到位。三是综合利用生态公益林补偿资金,由公益林补偿受益林农自觉加强森防投入,并从公共管护费中适当调节森林病虫害防治经费,确保森防工作日常开支。